台湾DRAM教父投奔紫光的三个关键理由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9-03 13:50:17


中国政府高举半导体“进口替代”的大旗之下,外传压力最大的联发科,高阶主管常劝告中国官员,注意力不要一直放在手机处理器,你们应该去搞进口金额更大的DRAM。


当真一语成谶。当10月5日,前南亚科总经理、华亚科董事长高启全,这位当今台湾DRAM产业最资深的老将,确定从南亚科退休,将转战中国紫光时。众人才发现,当中国将焦点放到DRAM,对台湾的冲击依旧非同小可。

“这完全符合他的作风,不会意外,”一位高启全的老部属表示。

第一:增资不成

他表示,早在20多年前,个性直来直往的高启全在旺宏担任执行副总时期,便勇于向当时的创业夥伴兼顶头老板──总经理吴敏求“据理力争”,最后不欢而散。高启全因此离开旺宏,加入南亚科。

而这回,让高启全再度“择良木而栖”的引爆点。不少业界人士指出,来自七月底南亚科临时喊停的现金增资案。高启全原本希望可以增资150亿至200亿元,以利转进20奈米制程,拉近与竞争者三星、海力士的距离。但因7月间南亚科股价大跌,而决定暂缓。

力晶科技执行长黄崇仁出席亚太电子商务会议时也表示,依他个人判断,高启全应是增资不成,觉得技术演进将出现停顿,“才选择新的CAREER。”但为何选择投靠中国国营的紫光呢?

第二:三星拉大与美光差距

这就牵扯到全球DRAM业竞局的最新发展。“三星现在是遥遥领先,”黄崇仁说。

他表示,最新的iPhone6s里头的DRAM和Flash记忆体“都是三星的东西”。而且,南亚科和华亚科的技术来源──美光,与两年前收购的日本尔必达,技术整合进度延宕,造成美光与三星的技术差距拉大。这可能让高启全更感绝望。

高启全出身大稻埕,家族是开采煤矿的望族。他在台大化学系毕业后赴美留学。回台湾前最后一个工作是在英特尔。他在1987年回台湾加入台积电,当过六寸厂长,1989年与吴敏求共同创立旺宏。

后来,他在台塑创办人王永庆长子王文洋筹设南亚科技,高启全被延揽担任执行副总经理。从此与台塑集团(南亚科) 命运多舛的DRAM事业,紧紧的绑在一起。台塑集团先后跟日本、德国、美国企业合作取得DRAM技术来源,但日、德方先后退出,一直到今天跟美国美光合 作。

连今天华亚科,在2004年是跟德国英飞凌合作成立,后来英飞凌收摊不做DRAM,台塑集团只好借贷109亿给美光,邀请美光来买奇梦达持有的华亚科技股权。形同,台塑出钱借美光换来合作。

为什么要这样,台塑集团创办人王永在曾说,“头都洗了只能继续走下去,如果收掉南亚科,除了过去投资都打水漂,还要再拿出700亿元来赔。”

但这只是台塑集团与美光合作前的价码。到今天台塑集团金援南亚科、华亚科,总投入金额超过2千亿元,几乎接近半个六轻。但算起总帐,台塑DRAM事业走了20年仍是亏损。

也难怪,南亚科高层论起高启全出走的态度会是“乐观其成”,更在媒体访问时表示,高启全是为了“促进两岸与美国记忆体进一步合作”。

第三:争一口气

投入DRAM产业30多年高启全,虽被媒体封为“DRAM教父”,但在台湾DRAM业最风光的时候,他始终当人副手。当上华亚科、南亚科总经理,有了独当 一面的机会时,DRAM却冠上“惨业”恶名。他的最大功绩,是协助台塑集团一次又一次在鬼门关之前救回南亚科、华亚科。

有个简短故事,可相当程度揣测他的心情。高启全大儿子娶了韩籍太太,2010年随太太从美国到韩国三星任职,他得知后大为紧张,深怕儿子与媳妇未告知三星他的身分。为避免可能的麻烦,他主动跟一位三星副总经理言明此事。

结果,对方竟说“我们没有把你们视为竞争对手”。但这回,他将执掌中国官方全力支持的紫光集团DRAM事业的帅印。

手机、液晶面板事业都已深受红色供应链荼毒的三星电子,DRAM是硕果仅存的最后一只金鸡母,占了公司9成获利,再也损失不起。从现在开始,高启全的一举一动,三星都会屏息观看,不敢大意。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