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有喜恶魔总裁的替嫁妻_顾瑾夕萧景晟小说阅读【豪门总裁】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0-08 16:10:27

顾瑾夕静静的坐在黑暗中,像等待死刑的囚犯,刚才,她的父亲亲手将她送进了这座“囚笼”——华亚集团总裁萧景晟专养情人的地方,全市最豪华的酒店。

顾瑾夕静静的坐在黑暗中,像等待死刑的囚犯,刚才,她的父亲亲手将她送进了这座“囚笼”——华亚集团总裁萧景晟专养情人的地方,全市最豪华的酒店。


父亲说:“瑾夕,你姐姐不能去,她会被萧景晟毁了的,为了家族的存亡,爸爸求你了。”


顾瑾夕静静望着窗外,花园里樱花花瓣随风飘舞。


被舍弃了啊,被宋谦舍弃了,被爸爸舍弃了。


做或者不做情人,去或者不去见萧景晟,她有的选吗?


去,她和宋谦的未来就彻底毁了,不去,姐姐的幸福和顾家的家业就彻底毁了。


临走前,老管家福伯苦口婆心:“二小姐,不管发生什么您一定要好好活着,宋少爷总有一天会回来找您的,有些事您不是想亲口问他吗?”


福伯最知道顾瑾夕的性子,看似柔弱,固执起来任谁都奈何不了,萧景晟千方百计设下陷阱,不惜铤而走险将顾家逼入绝境不就是为了得到顾欣语吗?如果他发现人被调了包……


房间里开着空调,丝丝的冷风吹得她浑身发颤,明明是夏天,顾瑾夕却觉得浑身冰冷,她双手紧紧握着脖子上的吊坠,默念着宋谦的名字。


走廊里传来脚步声,不紧不慢,步履稳重,像高高在上的帝王,悠然信步。


脚步越来越近,顾瑾夕的心跳也越来越快,表情紧绷着,仿佛是要奔赴沙场、舍生赴死。


脚步声停在了门口,她的心也突然停跳了一拍,呼吸一噎,差点喘不过气来,她在黑暗中紧紧盯着门的方向。


门口的人迟疑了两秒,“咔嗒”门被打开,顾瑾夕紧张的从沙发上“倏”得站了起来。


来人逆着光,身材高大修长,看见屋子里黑着灯,他微微皱了皱眉,伸手就要开灯。


顾瑾夕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不要!”


萧景晟挑了挑眉淡淡的问:“不要?不要开灯?”


顾瑾夕不知道萧景晟是不是听到过顾欣语声音,她不敢多说话,生怕他认出,犹犹豫豫“嗯”了一声。


萧景晟几不可闻的低声一笑,微微勾起唇角,随手关了门,朝顾瑾夕走来。


她紧张的站在落地窗前的沙发边,借着柔和的月光,她可以看到他的轮廓,却看不清面容。


萧景晟也是一样,他心里想着这是他想了很久的女人,现在他伸手就可以得到。


萧景晟伸手大力将她揽住怀中,怀里的柔软温香让他兴奋到每个细胞都在呐喊,不愧是他看中的女人。


顾瑾夕生生撞进他结实的胸膛,有些疼,炙热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衬衣源源不断的传来,熨烫的她微微发颤。


她刚想挣扎,气息便被霸道的封住,炙烈如狂风骤雨般席卷而来,掠夺着她的呼吸。


顾瑾夕错愕惊慌之间,脑海里一片空白,窒息的感觉袭来,直到她软软的倒在他的怀里,意识开始浑浊,才被放开,然后是一声命令性的声音:“呼吸!”


她猛然清醒,深深吸了口气,竟然差点缺氧晕过去,她听到头顶转来愉悦的低笑:“笨!”


她的眼角募得湿润,心脏也跟着抽痛,这样的语气像足了宋谦,只有宋谦才会用这么宠溺、好气又好笑的口吻骂她笨。


可是宋谦走了,走得那么决绝,她发了疯的找他,可是找不到……


“怎么哭了?”头顶的声音带着磁性的暗哑,似有不耐,却好听又诱惑。


“对……对不起!”顾瑾夕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绝对不能让他发现异样,慌忙认错,泪水却奔涌而出,她只是才上了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为了替家族还债,被迫辍学,丢了学业,还丢了男朋友。


她并不喜欢眼前这个男人,可不可以后悔,可不可离开,这样的接触让她从心底抗拒。


然而她也明白,如果她现在挑明事实,萧景晟发现被耍了,他会有多愤怒!这个男人什么都做得出来。


“对你的男人永远不用说‘对不起’这三个字,明白?”萧景晟的声音不算温柔,带着惯有的霸道。


“你的男人”四个字让顾瑾夕僵了一下,怕他察觉,她赶紧使劲点头。


她真的很怕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他只是吻了她,而且还算顾及她的感受,但她就是怕,他的身上散发着野兽般凶猛而危险的气息。


得到满意的答案,他不再迟疑,霸气的抱起她,朝卧室走去。


卧室门口有绿色的荧光指示灯,萧景晟一脚踹开卧室门,将她丢在柔软的被子上,严严实实禁锢在身下。


他的脸近在咫尺,完美的没有一丝丝瑕疵,这样的距离让人心跳不由加速。


顾瑾夕又紧张又不安,脸颊通红,她被压得喘不过气。


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淡淡的清香混合着雄性荷尔蒙的气息,让人沉醉,可顾瑾夕只觉得厌恶,因为这个人不是她爱的人。


显然萧景晟并不知道她的想法,她不安的扭动反倒彻底点燃了他的火焰。


他深深封住她的气息,让她由女孩变成了女人……


第二天清晨,顾瑾夕在疼痛中慢慢转醒,身体的不适强烈的诉说着昨晚种种,墙壁上石英钟的时针清清楚楚指在十点的位置。


已经上午十点了?顾瑾夕猛然惊醒,睡意全无,床的另一半是空着的,萧景晟呢?他发现了?是不是去找顾家麻烦去了?


心猛地像被魔爪狠狠揪住了一般。


顾瑾夕忍着浑身的痛楚起身,只是简单的坐起来的动作,她却愣是出了一头冷汗,脸色微微苍白。


身下床单上星星点点的红,分外刺眼,正当顾瑾夕愣愣看着的时候,床前突然传来一声冷嗤,带着毫不掩饰的鄙夷和厌恶。


顾瑾夕猛然抬头,还没看清楚是谁,只听到风儿呼呼,“啪”得一声,脸上重重挨了一巴掌:“贱人!”


顾瑾夕被打的头偏了过去,不小心咬破了口腔,鲜血顿时顺着嘴角流了下来,脑袋嗡嗡作响,耳朵有短暂的失聪。


早料到萧景晟不会就此罢休的,如果挨顿打能解决问题,她倒甘愿挨打了。


顾瑾夕抬手随意擦了擦嘴角,等着他汹涌而至的怒意,一抬头对上一张凌厉而俊美的脸。


眼前这个男人目光犀利,剑眉上挑,鼻梁挺直,薄而性感的唇紧紧抿成一条线,身材无可挑剔,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结实的胸膛若隐若现。


迎上他澎湃的怒意和冰冷的眼神,顾瑾夕不由自主瑟缩了一下,她毫不怀疑,如果她回答不好,这个男人一只手就能掐死她。


“顾欣语?”萧景晟冷笑,语气里满是凉薄的讽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