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读】当死亡步步逼近,面对它,你又如何坦然?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8-15 08:07:40

:点上方小学教育吧关注更多资讯!



2016年1月18日,母亲因为呼吸衰竭、心脏衰竭进入呼吸重症监护室(RICU)。因为母亲和我都是本医院职工的原因,经申破例让我白天12小时在监护室内照顾。RICU里两周的监护经历让我历经了生与死的考验。

 

母亲的病房,在监护室的走廊最顶头。从换衣间更换隔离衣开始直到走那条长长的走廊,我基本上是目不斜视。我不想看,也不敢看两侧监护室里浑身插满了管子,躺在机器上的病患。母亲的病情是这些病人中最轻的。除了监护仪、氧气面罩和24小时动态血压以外,没有其他的附属品。与她同病房的是另外两位病人:右侧是一个心脏术后呼吸衰竭的中年妇女,左侧是一个多脏器衰竭的年轻男孩。

 

 那位中年妇女,过了一夜以后,等我第二天早晨去病房,她就不见啦,换成了一个老大爷,浑身上下插满了管子,由于病情危重,当日便进行了气管切开。老大爷和小伙子是浑身光的,盖着被单。不象我的老母亲,衣着整齐,端庄的躺在她的床上。我妈妈是一个非常细心,非常警惕,非常谨慎的人。头两天,只要我不在。护士给她喂任何药她都会把药吐出来,握在手中。(老人家并没有看过追捕。)而且她绝不让护士帮她大小解。第一天,第二天。对于我白天,在监护室的违规行为,大家颇有微词。从第三天开始护士们都期盼着我能来,给她喂药、擦洗、解手。

 

老大爷气管的插管每过四个小时就要进行一次抽痰作业。这是我最难受的时候,老大爷本来静静的躺在机器中间。4小时一到,吸痰开始,吸痰器呼噜呼噜的往外吸着,老大爷被各种管子捆着的手和脚拼命的抽搐,头拼命的扭动,但是他能扭到哪儿去呢?那个管子仍坚持不懈的从气管切开处作业。3到5分钟后,管子终于拔出来了,隔离衣下我浑身的衣服已经湿透。泪水在我的眼圈里打着转。老大爷的胸口,在拼命的起伏。我默默的想,休息一会儿吧,四个小时以后还来呢。

 



住在妈妈左手边的那个小伙子叫张成。今年20岁。他11岁,就得上了肾病综合症。医院,是他常来常往的地方。这次,是一场重感冒。我母亲还没进重症的时候他已经在里面呆了15天!他每天靠透析维持生命。他的下半身皮肤黑紫,大腿肿的和我们的腰一样粗。他全身赤裸着,床单盖住私处,身下铺着护理巾和尿不湿。不时会有小护士从他的身边走过,开玩笑地跟他说,你又尿(拉)啦!两个护士会合力把这个一米八的大小伙子推向一侧,换下弄脏了的护理巾和尿不湿

 

 在替换和擦洗的过程中。张成一直跟小护士们开着玩笑,说着话。这时候一个跟他同龄的小护士正在帮他擦屁股。他的一日三餐非常丰盛。他需要大量的蛋白。早餐,三个鸡蛋,两袋牛奶,两片面包。午餐一般是主食和油焖大虾,或者是红烧牛肉。晚餐是一大碗鲜肉馄饨。护士把饭盒拿进来就会对他开玩笑的说,快看看,今天你妈妈又给你做什么好吃的啦?大家都静静的,等他报完所有的菜名儿,然后纷纷表示羡慕,并对他的饭量表示赞赏。三四天以后,我们熟悉了,他就给我说,阿姨,我知道,我活不了多久啦!我这一次比哪一次都重。我还从来没有住过这么长时间的院呢。我每天都是8000多块钱的费用,我妈妈也快撑不下去了。


我强装笑脸,“瞎说什么呢,你那么年轻,而且医院的治疗那么好,过两天情况好转啦就可以住普通病房了,费用就不会那么高了。”“不是的,我知道,我知道我的身体。”和我简单的聊过这些以后,第二天他就开始不吃饭了。不管护士给他拿进来什么饭都原封不动的让护士拿出去交给他妈妈。当天晚上,当我从重症出来的时候,他妈妈在门口拦住了我,“我知道你是本院的,我知道你妈和我儿子的病床挨在一起,我儿子还好吗?他今天一天都没吃饭,我给他打了手机,他也不接。”妈妈的眼睛里没有泪水,只有疲惫。我说,昨天下午探视的时候,你们发生什么事儿了吗?“他提出要出院,他要回家,我没有答应。他回家一定会死!但是孩子可怜我。觉得十多年了,一直在拖累我,而且确实这次没有什么病愈的希望。与其这样耗着,还不如早点了结。我们在这个问题上没谈拢,所以他今天开始不吃饭。麻烦你再进去一下好吗?跟他说,不管怎么样,让他跟我好好谈谈,我打电话让他接一下也可以啊。”他们谈了什么,我不清楚,第二天上午我进病房的时候听他开开心心的告诉我, “阿姨,今天我妈妈接我出院。”当班儿的医生和所有的护士都出来了。每个人都跟这个开朗活泼的小伙子拥抱。我也留了他的电话,告诉他,奶奶一出院,我就约他吃饭,让两个病友在一个高大上的餐馆见面。坐上轮椅,小伙子被妈妈推出监护室时,我微笑的给他飞吻,转过身来泪流满面

 



 妈妈的一个老同事退休以后,回老家跟儿女们住在一起。十年前因为老伴儿去世,同城的四个儿女,商量以后将他送进了养老院。去年的夏天,我大哥因为出差,受妈妈的嘱托,特意到养老院去看望他。江南的夏天潮热难耐,叔叔坐在轮椅上,上身光着,下身穿着纸尿裤,浑身长满了痱子。看到我大哥那一刹那崩溃的无与伦比。探视时间到了,简直无法想象,我大哥要有多坚强,才能从这个自小看着自己长大的叔叔身边走开。老人浑浊的泪水,在脸上纵横,一声一声喊着,“答应我,你还来,你还来看我。”

 

 自小一起长大的高中同学,查出来是恶性肿瘤。手术室门前,她哭着对她妈妈说,“求求你,妈妈,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你不要让我死好吗?”她的母亲,一个资深老护士长,除了点头,只能从嗓子眼里强行挤出一句话,“孩子,别怕,妈妈和你在一起。”

 

 我自己因为单位体检,查出有卵巢囊肿,因为不知道囊肿的性质如何,必须要做一项核医学界定。当我看到查的项目中有一项是Ca125的时候,说了一句,奇怪啊,要查囊肿的性质怎么会查血液中钙的含量呢?说完以后想起来,CA,其实是癌的简写,Ca125是妇科肿瘤的标志物。我当时冷汗就下来了,头也蒙了,腿也软啦!去采血的勇气都没有,同事搀扶着我,完成了所有的检查。等待结果的一个星期就像在等待着死亡判决书。


我的母亲,在重症里呆了12天以后转回普通病房。12天以来,她是唯一转普通病房的。84岁高龄的她当天一躺在普通病房的床上,立马打起了小呼。一口气睡了四个小时!想想可怜的母亲,在机器的陪伴下,和默不出声的、频繁更换左邻右舍,她打了一场多么艰苦的战争,煎熬的多么恐惧。从那时至今,只要醒着她就不肯让我们挪出她的视线

 

 蝼蚁尚且惜命,何况人乎?

 

 在生命即将终结之时,尊严、羞耻一概无从谈起,冷静的面对生死,能够把控自己生命长度的人要对生活多么失望。对生的渴望,对活着的追求,让我们在死亡逼近的时候,那么想留下来,留在这个美好的世界,留在这个充满了人烟味儿的地球。也许生活中的烦恼很多很多,摆脱也摆脱不掉。但是死亡逼近你的那一刻,你就那么坦然的面对吗?也许天堂很美好,但是去过的人,谁跟我们捎过信,告诉那边的美景呢?




来源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学科 包菊梅

版权归属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我是牛老师,我专注于小学教育!





技术支持/商务合作:泉州维拓广告有限公司

微信公众平台:“跨界营销”  商务QQ:2797920230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