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创业庄家吕梁的覆灭——写在最严股质新规落地之际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1-07 16:36:24


导语

20多年前,中科创业(今康达尔SZ:000048)庄家吕梁通过股票质押与代客理财非法筹集50多亿元资金,操纵股价,想做“善庄”最终却祸起萧墙,股价崩盘,本人也身败名裂,神秘失踪。令人感概不已。20多年过去,如今资本市场坐庄情况有所好转,但也屡禁不绝。券商代客理财和20多年前相比已经逐步规范,但是股票质押依然是庄家加杠杆的重要渠道之一。2018年3月12日正式实施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及登记结算业务办法(2018年修订)》号称最严股票质押新规。新规将行之际,有多少股票闪崩。而新规之下,多少庄家要被打回原形。重温20多年前这段惊心动魄的历史,让我们以史为鉴,不断警醒!



1与朱大户的邂逅


故事要从K先生邂逅朱大户(朱焕良)开始。吕梁曾是一位优秀的证券记者,他先后采访了近百位股民,在数十家财经媒体发表了影响深远的《百万股民“炒”深圳》的长篇纪实报道,一战成名。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吕梁和朱大户相识。朱焕良早年在建筑工地上开大型装卸车,没什么文化,与德隆系掌门人唐万新1992年的发财方式一样,后来被称为“朱大户”的朱焕良也是靠认购股权证发的财。回北京后,吕梁继续做自由撰稿人,一边投资期货,但运气太差,2年玩下来,不光把自己积攒的100万元赔光,还负债2000万元。而朱焕良却成立了深圳英特泰投资咨询公司,从此一直在股市里混,凭着独特的选股眼光,成为上海和深圳股市上最早的亿万富翁之一。


1996年前后,股票坐庄风起,这种生财之道让吕梁和朱大户都按捺不住。吕梁成立了以他的笔名命名的“K先生工作室”,写股评指导股民炒股票。朱大户则开始囤积股票,他看中了来自深圳的康达尔(股票代号0048)。康达尔原本是深圳宝安区的养鸡公司,1994年11月1日在深圳上市,香港的活鸡70%靠它供应。更巧的是,朱大户跟宝安区的领导相熟,自以为有坐庄的可能,便在二级市场上悄悄购进康达尔的股票。到1997年,朱大户居然囤积了5843万流通股,占到康达尔流通股的90%。


但天有不测风云,朱大户的屁股还没把椅子暖热,香港突遭“禽流感”,康达尔5万只鸡一夜之间全部瘟死,香港更是全民戒鸡。康达尔股价一落千丈,朱大户的2亿元深陷泥潭,一筹莫展。1998年秋天,朱大户从深圳飞往北京约见K先生,做最后一次挣扎。正是这次“深圳—北京”之旅,拉开了中国股市上惊天动地的“中科创业”大剧。


5年协议!当时的吕梁正研究股神沃伦. 巴菲特的股票“圣经”,琢磨着也建立一只基金,手握康达尔90%流通股的朱大户恰巧投怀送抱。吕梁认为,康达尔虽然是一只“瘟鸡”,但流通盘小,收购成本低,翻炒起来很容易。1998年12月13日,吕梁跟朱大户签了一个为期5年的战略合作协议:吕梁负责组织资金接下朱大户手中50%的康达尔流通股,而朱大户必须配合长期锁仓,还必须帮忙安排购入康达尔部分国有股,最终实现对康达尔公司的控制和重组,将康达尔打造成“金融加高科技”的投资控股公司。朱大户当即承诺日后无论股价怎么上涨,他都将以13元的协议价向吕梁转让手中的股票。就这样,套牢2亿元的朱大户和负债2000万元的吕梁正式联手,为中国股市上演了一出前所未有的双簧。


2K先生的造势


1999年1月20日,朱大户通过中煤信托深圳证券营业部将277.9万流通股票以转托管的方式打到了中兴信托北京亚运村证券营业部吕梁的账户上。有了这277.9万康达尔流通股,吕梁必须在3个月的建仓期间融到4个亿的资金,否则无法接管朱大户手中50%流通股。负债的吕梁当然只能外出忽悠资金,第一个找到的是上海华亚实业发展公司的法人代表董沛霖,此人下海前曾在国家计委任职,在金融和实业圈内有很深的人脉,对吕梁的股市理论十分痴迷。


1999年1月,董沛霖通过中煤信托哈尔滨证券营业部用吕梁手中50万股康达尔股票质押得到1000万元贷款。有了这1000万元和剩余的227.9万康达尔流通股,吕梁后面的融资计划交给了丁福根!丁福根堪称股市天才,且与吕梁交往颇深。他马不停蹄地飞上海、下深圳,与各地相熟或不相熟的证券营业部洽谈委托理财业务,一切格外顺利。丁福根一融到资金,吕梁就用它立刻去收购朱大户手中的股票,然后再把买进的股票拿给丁福根做质押,然后再融资,如此循环往复!


到1999年的3月前后,丁福根通过投资理财、合作协议、抵押贷款等各种形式,与各色人等共签下100多份协议,融进3.98亿元资金。吕梁用这些钱,先后从朱大户手中买下1300万股,并转托管了1700万股,完成了控盘3000万股即50%的既定建仓目标。为了规避个人持股达到5%就要举牌公告的法规,丁福根先后动用了1500个个人账户,这些账户八成以上是由各地证券营业部以每张股东卡190元的价格卖给他的!


而此时,眼见坐庄时机成熟,吕梁开始展现他超级股评家的风采。在发行量颇大的《证券市场周刊》上,连发4篇《关于世纪末中国资本市场的对话》文章。这是一组高屋建瓴、很有理论深度的股市分析文章,在绝大多数经济人士普遍不看好中国资本市场的氛围中,吕梁用他充满了思辨气质的语言为股市唱多,引起巨大轰动。1999年5月8日,吕梁的第四篇对话文章发表后,中国遭遇驻南使馆被炸,股市曾一度震荡,但随后的5月19日,沪深两市在毫无预兆的情形下发生井喷。“5.19行情”吕梁“中国第一股评家”的声誉也达到顶峰。在飙升行情的掩护下,吕梁拉抬康达尔股价的行动变得肆无忌惮,股价一路上扬,从20元涨到36元,到1999年7月,已跃至40元。8月,吕梁在《中国证券报》上组织了一个整版文章,全面介绍“重获新生的康达尔”。文章宣称,康达尔已完成了重大重组,将涉足优质农业、生物医药、网络信息设备、网络电信服务、高技术产业投资等多个新兴产业领域,通过项目投资、股权投资等多种投资方式,以及其他资本运营手段,逐渐发展成为一家具有一定产业基础的投资控股公司。总之,康达尔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3坐庄推高股价


康达尔土鸡变凤凰!到1999年底,康达尔在深市涨幅最大的前20名股票中名列第17位,全年累积涨幅111%,养鸡股摇身一变,全然一个高科技大牛股。就在吕梁为康达尔股摇旗呐喊的同时,收购康达尔国有股的计划也在同时进行。在流通股掌控人朱大户的牵引下,康达尔第一大股东深圳龙岗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于1999年4月30日和5月5日将其持有的部分国有股份转让给吕梁。为了避开《公司法》中“法人股转配不能超过30%”的规则,吕梁将一家拆为三家来受让,这就是第二大股东海南燕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第三大股东海南沃和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第四大股东民乐燕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三家公司所占股份分别为22.5%、10.38%和1.73%,累积达34.61%,加上其他可控制的表决法人股,即朱大户手中的2.53%,吕梁实际以37.14%的股份超过第一大股东深圳龙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36.16%的股份,成为实际上的控股方。他安排的人手也终于在康达尔董事会的11个席位中占据7席,为此,吕梁花了7个亿。当然,这笔钱也来自股票质押贷款!


“中科系”复制康达尔!1999年7月,趁股价跃至40元时,吕梁及时套现,以3000万元注册北京中科创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吕梁本人并没有直接担任任何职务,聘用的董事长是时任国家科技部高技发展研究中心的一位官员,吕梁要靠这个关系吹嘘北京中科创业的科技部背景。吕梁既有康达尔又有北京中科创业,很快在市场上兴风作浪。1999年8月,北京中科协议受让上海华谊(集团)总公司所持的中西药业(600842)国家股中的2875万股(占总股本的20%)!与此同时,北京中科的大股东之一海南中网从上海华谊受让中西药业国家股719万股(占总股本的5%)!


1999年12月8日,康达尔公司经深圳市工商局核准,正式将名称变更为深圳市中科创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中科创业”。2000年3月,吕梁利用结盟公司海南禾华公司成功切入中西药业,持法人股1256.1343万股,成为中西药业第四大股东,后又通过北京中科、海南中网以及海南禾华拿到中西药业的股份,使实际股权占到30%以上,超过国有大股东的26.41%,四个月后又完全控制中西药业,中科系再添一子!


4月,中科系又分出上海中科创业,注册资本1亿元,由申杲华领军。2个月后,上海中科就宣布以每股2.8元的价格,从淄博宏信资产经营集团受让鲁银投资(600784)法人股956.8125万股,占比4.66%,成为鲁银投资持的第四大股东。同月,上海中科又以7200万元买入君安证券公司所持的胜利股份(000407)900万股转配股,占比3.76%,成为胜利股份的第四大股东。还是在6月,中科系新子中西药业也领兵开战,以每股约22.35元的价格买入357.5822万股岁宝热电,占比2.62%,成为第四大股东。仅仅4个月,吕梁频频出手,赫然构筑了一个庞大的“中科系”,吕梁集股评、并购、坐庄三大技法于一身,成为中国股票市场上三位一体的“超级庄家”,点石成金的传奇大师。


据丁福根后来在法庭回忆:“送钱的人排成长队,以致1000万元以下的投资者被拒之门外。”半年时间,吕梁与丁福根先后与国内20多个省市的120家证券营业部建立了融资关系,后者为了抢夺让人眼馋的交易量和中介代理费用,为中科创业四处找钱,融资额超过了惊人的54亿元。


当股权到手、资金到位、共犯结构形成之后,吕梁和丁福根便开始他们的庄家运作。其手法与康达尔时期几乎如出一辙:不断发布资产重组的利好消息,大规模地对倒推高股价。中科系形成之后,吕梁还能资源互动,元素共享。2000年7月,他刚刚得手中西药业便急匆匆宣布:中科创业与中西药业等公司成立全资公司,着手先进癌症治疗仪器中子后装治疗机(简称中子刀)的生产与销售,其后又宣布两家公司将共建“中国电子商务联合网”,组成18家不同所有制企业的大联合,创建一个跨区域、跨国界的大型网络平台,修建一座“极具创新意识的超级电子商务大厦”,组建“中国饲料业电子商务投资有限公司”,将在西北地区投入巨额资金用于具有防止流沙和药物开发双重效益的苜蓿项目的开发。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上述言之凿凿的金色工程,除苜蓿项目曾投入100万元之外,其余均是画饼!


2000年2月21日,中科创业股价一度摸到84元,吕梁持有的中科创业股票市值翻了一番,净值增加10个亿,但成为大师之后,吕梁看到亿安科技、清华同方的股票涨到100元,也急于把中科创业拉到百元价位。为此,他没有套现,而是继续用股票做质押,买进莱钢股份(600102)、马钢股份(600808)、岁宝热电,从而将这些股票拉升,提高市值卖掉挣钱之后,再通过倒仓、对敲进一步炒作中科创业。


4大溃败


吕梁还在股市里冲锋陷阵,但手下已经经不起巨额财富的诱惑,开始内讧,而率先起讧的竟是角色最轻松但获益最大的朱大户。两年时间里,朱大户无需从事任何操作,只需死抱住自己名下的股票不放。朱大户抱了两年,但他与吕梁的约定是5年。两年以来,他的股票市值已经从亏损2亿元翻身陡增到获利10多亿元,每天抱着这么一大笔账面财富不得动弹,也是一种煎熬。更重要的,作为内幕人士,他知道中科创业剑走偏锋,早晚出事,吕梁主要合伙人董沛霖因银行诈骗案被拘,更让朱大户坐卧不安。


2000年5月,鏖战正酣的吕梁接到丁福根的线报,市场上出现一个不明抛家,每天都在1500万元左右。而据丁福根判断,此人非朱大户莫属。吕梁打电话给朱焕良,但朱焕良推托称另有其人,要吕梁填平。吕梁前后填进5个亿,仍未填平,始知中计,3个月,吕梁又接到线报,朱大户已租快艇把数十箱现金偷运出国,而朱大户只是中科系的叛将之一。中科创业股票20多个月连续上涨,公司内部不少人都把股票拿去质押,偷偷建仓。吕梁初期对此睁一只眼睛,闭一只眼睛,等后来朱大户案发,他想下令清查时,才发现从“左臂右膀”的申杲华,到普通员工都有私仓,都在恍然出货。意识到问题后的股民也纷纷割肉,建在一片谎言之上的中科神话轰然倒塌。


从2000年12月25日开始,高傲了将近两年的中科创业连续9个跌停,50亿元市值烟消云散。中科创业的崩塌迅速波及“中科系”的其他成员,中西药业、岁宝热电等均上演跳水惨剧,股价数日之内腰斩。2001年1月5日,深圳中科召开紧急会议,宣布“彻底与吕梁决裂”。


2001年2月,吕梁突然神秘失踪。深圳中科创业也申请改回旧姓康达尔,股票也做了相应变更。康达尔甩掉了中科,但7年来却始终未能摘掉ST的帽子。一戴就是7年,至今仍未能摘去。吕梁彻底消失了,但他留给中国股市的一堑永远不会消失。


5后记


吕梁彻底消失了,从2001年算起,至今已经17年。斯人已逝,但康达尔股价在2015年12月又奇迹般的摸到了2000年吕梁创造的高点,仿佛在诉说着技术在这只曾经传奇股票的奇特魅力,激励又一代人争先恐后的涌向市场,然后被收割。从这点来说,我们欢迎最严股质新规的出台。莫让股票质押这种融资手段成为庄家的翻云覆雨的工具!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