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行长易纲:央行下一步会做什么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2-23 09:23:40

42年前,他是知青队长,看到被全部拔起的豆苗后,他在困惑中开始思考计划经济弊端和政府在经济活动中的定位。


24年前,他放弃美国优渥生活和已取得的学术地位,毅然回国,与林毅夫、张维迎、海闻、张帆、余明德等在未名湖畔创立“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探索中国经济的前进方向。


21年前,他由学入仕,出任央行货币委员会副秘书长,由此开启了长达20余年的央行之路,成为央行这20年来宏观调控政策变迁和金融改革的参与者和推动者。


今天,60岁的易纲接替周小川,成为中国人民银行新一任行长。


然而,接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央行行长职位的易纲,压力只增不减,作为这个超级央行的掌门人,他的一言一行都将受到市场和舆论的格外关注。在当前金融体系架构下,每个人都在问:他将做些什么?易纲执掌下的央行又会有什么不同?


01 新官上任,易纲将书写怎样的传奇?


1、维护金融体系稳定


易纲在未来5年所要面对的中国央行,仍充满了诸多不确定性和挑战,首当其冲的就是如何打好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的攻坚战。


2017年成立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简称“金稳会”)的办公室就设在央行,也说明未来央行在金融监管中将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


金稳会成立的首要任务就是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落脚到央行,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框架,是维护金融系统稳定宏观调控手段。


易纲曾在“十九大”期间表示,建立双支柱调控框架可以起到两方面作用:一是保持币值稳定、二是维护金融系统的稳定。


2、货币政策调控的新考验


面对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易纲货币政策取向开出了四个“药方”:


一是保持货币政策的稳健中性,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不能依靠货币信贷的“大水漫灌”来拉动经济增长,央行要综合运用多种货币政策工具,促进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为经济高质量发展营造适宜的流动性环境。


二是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探索将影子银行、房地产金融、互联网金融等纳入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将同业存单、绿色信贷业绩考核纳入MPA考核,优化跨境资本流动宏观审慎政策,对资本流动进行逆周期调节。


三是适当发挥货币信贷政策的结构引导作用。未来将继续运用信贷政策支持再贷款、再贴现、PSL等工具支持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对国民经济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


四是继续稳妥推进各项金融改革。央行将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提高金融资源配置效率,进一步疏通央行政策利率向金融市场及实体经济的传导。


3、人民币国际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人民币国际化是周小川的未竟之命,也是易纲在任内需要继续主推的一项重要工作。易纲的态度始终如一——“加大市场决定汇率的力度,增强人民币汇率弹性,能够有效提升中国经济金融体系应对外部冲击的韧性”。易纲在担任央行行长任内,有望实现十余年漫漫汇改路的终极目标。


02 加息将至?


本周四(北京时间3月22日)凌晨,美联储新任主席鲍威尔很可能宣布美元再次加息,那么中国的新行长易纲到底跟不跟?未来,中国利率走势将如何?

 

在几天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周小川带着易纲、潘功胜出席了一场新闻发布会。针对路透社记者提出的“今年央行是否仍将跟随美联储脚步提升利率”的问题,易纲的回答是:

 

至于你说的美联储将加息这个问题,我们看中国的货币政策主要是依据国内经济和金融形势,我们要进行综合考量。

 

国家统计局刚刚公布了2月份的CPI数据,同比上涨了2.9%。应该说这个数据非常吓人,如果持续两三个月,中国央行必定加息。但今年春节比较特殊,期间天气异常寒冷,带动了物价飙升。一般预期,CPI同比涨幅在3月将回落到2%以内,甚至更低一些。

 

2018年是中国经济转型的关键一年,在强调经济质量的背景下,楼市调控继续收紧、污染企业继续关停并转、部分财政状况不佳的城市叫停了地铁等大项目。经济下行压力可能在下半年显著显现,因此央行对加息非常审慎。

 

根据易纲的表态,我们可以预测,中国央行在2018年最多有一次全面加息(或许一次都没有)。

 

而喝足了洋墨水的易纲,会不会在人民币国际化、金融市场开放上,迈出较大步伐?

 

还是在前几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易纲谈到金融开放的时候,说了这样一段话:

 

资本可兑换是在稳步的推进,在资本项目下有两个最重要的项目,一方面是直接投资,包括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FDI,一个方向是ODI。直接投资,我觉得真实贸易投资背景下都是很方便的。另外一个大的项,比如说组合投资,就是金融市场的开放,我们国内股市、债市的开放和中国的居民将来可以在更大范围内配置资产,配置它的组合投资。不管是直接投资,还是组合投资,在这两个方面都会进一步的稳步推进资本项目的可兑换。

 

这里有一些“放管服”的改革,有一些便利化的改革,还有一些数据透明度,还有一些比如说反洗钱、反恐融资的要求,这些都会稳步的推进。同时我们也能够看到,我们国内市场现在也在变大,不管是股市还是债市还是其他的市场,将来也都要做双向的开放。在做开放的同时,非常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把控好风险,使我们的监管水平和开放的程度相适应,这样就能够在开放中防范好风险,使得中国的居民和全世界的投资者在中国市场上更加的便利,配置资源的效率更高。

 

我的看法是:易纲虽然有深厚的西方学术背景,但他长期在中国央行工作,经历了很多次“危急时刻”,比如2013年6月的钱荒,2015年6月到7月的股灾,以及此后的人民币大贬值。很显然,他很懂中国的国情。再加上央行之上还有“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有分管的副总理,有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中国金融业的对外开放,会比较慎重,也会不断推进。

 

总之,易纲应该是一个谨慎的、专业的央行行长。中国金融业目前呈现两大看似背离的趋势:一方面在加大开放力度,另一方面在全面防范风险。在这样的时刻,选择易纲这样的专才出任央行行长,反映了高层的期待。(来源: 金融家)

让我们扫码进入“每天听见吴晓波”频道吧




击左下角“原文阅读”进行 号内搜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