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机遇爆发!习近平支持香港成为国际创新科技中心,香港能否抓住这个历史性机遇?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1-13 13:36:01


✎ 编 者 按 

香港迎合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全球大分工带来的制造业红利和随后的中国改革开放市场开放的机遇,在制造业已经基本迁移到内地的背景下,香港在金融业和服务业创造了亚洲奇迹,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然而,在科技创新方面却屡屡错失机遇。

如今,在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下,新一轮发展机遇来临,香港能否紧紧抓住,奋力直追?


昨日(5月14日),据新华社报道, 2017年6月,24名在港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给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写信,表达了报效祖国的迫切愿望和发展创新科技的巨大热情。习近平对此高度重视,作出重要指示并迅速部署相关工作。他强调,促进香港同内地加强科技合作,支持香港成为国际创新科技中心,支持香港科技界为建设科技强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力量。


目前,在港两院院士来信反映的国家科研项目经费过境香港使用、科研仪器设备入境关税优惠等问题已基本解决。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已对香港16个国家重点实验室港澳伙伴实验室直接给予支持,并在试点基础上,对国家科技计划直接资助港澳科研活动作出总体制度安排。香港在内地设立的科研机构均已享受到支持科技创新的进口税收政策,澳门2个国家重点实验室港澳伙伴实验室也得到了国家科技计划直接支持,香港、澳门科技界反响热烈。


下一步,国家有关部门还将系统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支持爱国爱港科研人员深入参与国家科技计划,有序扩大和深化内地与香港科技合作。


那么,香港能抓住这次新机遇吗?


屡屡错失科技发展机遇的香港


最初,华为代理一家香港公司的产品做交换机,但赚钱后就大量投入研发自己的产品技术,而当初那家香港交换机公司,现在早已经无人知晓了。可以说,中兴在发展初期存在港资背景,但为什么那些港资却都没有将产业升级到技术含量更高的层次?


4 年前,由于未能满足香港《上市规则》所设定的条件,阿里巴巴的千亿美元 IPO 被迫放弃香港,改道美国。而如今,阿里巴巴市值已经超过 5000 亿美元,每一次市值的增加,似乎都在打香港监管当局的脸。错过阿里巴巴,香港错过的不只是一个互联网巨头,还错过了巨头带来的一系列互联网红利,以及差不多整个互联网时代。


目前,港交所上市公司行业仍然呈高度集中状态,主要为金融以及地产行业,而新经济公司占比则远小于其他国际市场,香港新经济行业占比仅有3%,纳斯达克则高达60%,而与香港一河之隔的深交所也达到了12%;就全球增长最快的部分行业而言,港交所上市公司的占比也非常低,制药、生物技术与生命科学占1%,软件与服务占比9%,若抛开腾讯的因素,软件与服务同样仅占比1%。


对此,马化腾也曾谈到“香港有很多优势,但是在科技创新方面,总是觉得差那么一点。”


是什么让香港一次又一次与科技机遇擦身而过?


01 毫无科技创新梦想的香港资本


香港资本最初到内地,特别是广东一带,很多是在做初级加工业。以李嘉诚为代表的香港企业家是典型的代表。李嘉诚最初是靠生产塑胶花起家的。内地刚刚开放时,有大量香港资本抓住机会在内地开厂,从香港拿定单,交到内地的这些工厂生产。在珠江三角洲一带,这一类企业今天依然大量存在。


但是,内地(特别是深圳)经过几十年发展,现在已经出现越来越多科技型企业,一些巨头甚至具备强大的国际竞争力。港资起步更早,却至今几乎见不到有技术含量的研发型企业。


深圳大学1983年刚刚建立时,还是一所三流甚至四流大学,而当时香港就有好几所在世界排名很靠前的高等院校。


香港绝对不是没有实力,更不是没有条件,历史机会就更不用说了。如果当年香港真的有心,形成“香港研发、深圳东莞生产;香港总部、全球市场”的模式,近乎是完美的历史必然。但很遗憾,这个局面没有成为现实,几乎一个个案也没有。原因何在?


02 有梦想才可能有现实


“有梦想未必能实现,但没有梦想肯定不会有现实。”这是美国励志作家拿破仑·希尔(Napoleon Hill,1883-1970)“成功学全书”的理论原理,这本书是从香港传到内地的。


不知道香港同胞们自己有没有认真看过希尔的成功学著作,他们内心深处和骨子里就认为,华人公司在技术上绝对不可能超越欧美公司,甚至跟随紧一点都不可能,想都别想,更别提去做了,顶多只能做些加工赚点辛苦钱。


这就是当年香港资本在华为发展的一开始就与它们分道扬镳的根本原因所在。


事实上,中兴通讯还是中兴半导体时,是与两家香港资本的合资企业,后来因为发生冲突,两家香港投资方离开了中兴。如果当初他们不离开,就算他们坐着不动,什么事都不干,今天的香港都有资格在全球通信科技领域占据一席之地。中兴也很可能会在香港拥有一个规模庞大的研发中心,不至于落得今日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下场。


梦想一定要坚定。


03 “殖民地思维”作祟


当年真的不是没有机会,而是有大量机会早就已经握在港资手上,真的是港资自己坚定不移地绝缘掉一切与科技研发有关的商机,使得整个香港资本始终与内地近几十年逐步加强的科技创新热浪“绝缘”。这种“坚定不移”是达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


直到今天,在珠三角依然存在大量港资企业,眼睁睁看着身边不断兴起的华为、比亚迪、大疆等成功的科技企业榜样,却还是永远坚守“初心”无动于衷。为什么呢?这才是香港需要认真深入反思的问题。


当然,香港还是有像曾宪梓先生创立的金利来这样难得的、一直持续追求品牌和品质的做实业者,但香港绝大多数企业在科技甚至品牌上的确都不曾用过心思。


何以如此?我认为是香港在过去众所周知的特殊历史时期长期形成的“殖民地思维”作崇。


什么叫“殖民地思维”,那不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有具体内涵的,就是内心深处潜意识里认为中国人根本不可能在科技上有所作为,无论有多少铁的证据反驳这种观念,都在骨子里坚定不移地迷信这一点。


什么是自由?南非第一任黑人总统纳尔逊·曼德拉(1918-2013)在牢中服刑了27年,但身体上的枷锁丝毫没有阻挡住他持续思考如何将南非建设得更好的思想活动。


而在很多可以随意到大街上高喊要自由的香港人身上,你分明看到的只是一个个完全没脑子的行尸走肉。如果缺乏以测量数据为基础的科学思维方式考虑问题,一切自由的口号都只会变成把思想禁锢得如同石头一般的沉重枷锁。


全新的市场机遇


当前世界上,新一轮科技革命带来了更加激烈的科技竞争。


多次错失历史机遇,让香港科技创新的步伐越来越慢,与内地有了距离。紧迫感、危机感都来了,香港不得不奋起直追。正是内地科技创新的大力发展和“万众创新”大潮,逐步唤起了香港对科技创新的重视。


其实,香港的高校在全球、在亚洲排名都排在前几名,有着大量国际人才,又背靠中国庞大的市场,只要抓住机遇,必定能奋起直追。


01 粤港澳大湾区


继粤港澳大湾区于2017年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后,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出台实施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全面推进内地同香港、澳门互利合作。


“科技创新将成为粤港澳大湾区未来发展的主要方向,大湾区将被打造成世界级科技产业创新基地。”去年,香港投资推广署助理署长何兆康在第九届外洽会“一带一路”相关研讨会结束,接受媒体专访时如是说。


国家发改委主任何立峰亦在3月9日表示,粤港澳大湾区是“千年大计”。何立峰还透露,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编制已经基本完成。


北有雄安新区,南有粤港澳大湾区,毫无疑问,对于香港来说,粤港澳大湾区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遇。


02 “科技人才入境计划”


同时,我们也看到了香港的努力。


5月8日,香港特区政府宣布推出“科技人才入境计划”。拟引入生物科技、网络安全、人工智能、机械人技术、数据分析、金融科技等专业人才。据悉,该计划为期3年,首年度计划引入越1000名科技人才。


香港目前还有一项移民吸纳计划,吸引有意在香港工作及定居,但未获得香港公司聘用的人才。香港创新及科技局局长杨伟雄在5月8日表示,计划会大幅简化申请科技人才入境的手续及减省所需时间。将有效帮助科技公司或机构从海外和内地招聘本地缺乏的科技人才,对推动科创发展,作用重大。


03 新的改变方向


香港特区政府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学习内地的一些做法,在创新精神方面需要大大加强。两地人才需要加强融入,高校需要增进交流。


香港这些年缺乏创业的偶像,无法形成标杆效应,更无法形成创新风味浓厚的圈层,缺乏多元化的互相影响。这一点也需要改善。


加强产业链的对接也是一种做法,香港的地少,生活节奏快和缺乏相对自由的空间都是对创业的压抑因素。香港和广东的产业链互补,而广东相对广阔的空间也完全有可能成为香港科技创业的试验田。



来源:综合自学习小组、纯科学、经济观察报、财新网等

编辑:Jennie



关 于 全 球 创 新 论 坛

INNOVATION DRIVES THE FUTURE


「全球创新论坛」由北大后E促进会发起与倾力打造,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中关村科技园区管委会协办,汇聚海内外最具影响力的科学家、企业家、投资家和创客,倾力打造全球创新思想的发源地、创新产业的聚集地、创新投资的新高地。

发表